欢迎您访问十三师政务网门户网站

安卓版app| wap|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红星往事>> 正文
大营房的变迁
来源:兵团第十三师   作者:史志办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07-13 19:59:50
     

大营房的年龄有多大/去问问那几棵老榆树/大营房的容貌有多美/去看看路边的小草小花/大营房/你和兵团人一往情深/兵团人将使你越来越年轻

半个世纪以来,大营房和哈密的兵团人结下了不解之缘,兵团人每次远航,都从这里出征;兵团人屯垦戍边的业绩,就是你清晰的“年轮”。然而,又有多少人知晓大营房的“贵庚”?

(一)

位于哈密城区东南约2公里的大营房,始建于抗日战争时期的1938年,如今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十三师师机关所在地,距今已有67年的历史了。

抗日战争时期,是新疆历史上非常特殊的时期。当时的新疆边防督办盛世才出于他政治上的需要,实行“反帝、亲苏、民平(民族平等)、清廉、和平、建设”六大政策。他除了和苏联关系密切,还与当时的延安的中共中央,也建立了统一关系。他从延安邀请了一批共产党人到新疆担任公职。如中国共产党重要干部陈潭秋、林基路、毛泽民等都来新疆任职。在哈密,如哈密行政长、教育长等,都有延安来的共产党人担任。

1937年“七·七”抗日战争爆发,中苏两国政府签订了《中苏互不侵犯条约》。苏联政府决定向国民党中央政府出售军用飞机,运输车辆、汽油弹药及其它军用物资,以支援中国的抗日战争。当时中国东北已被日军占领,海运也已受阻。只有重新开通新疆这条丝绸古道,才能把苏联的战略物资运往抗日前线。新疆在抗日战争中的战略地位大大提升。一向有政治野心的盛世才,身为封疆大吏,他一方面为防止日军进犯新疆,另一方面也为了阻止国民党势力向新疆渗透。他便以新疆省政府的名义,请求苏联派军队进驻新疆。

斯大林和苏联政府答应了盛世才的请求,决定向新疆派遣军队。因为哈密是新疆的东大门,又是苏联军用物资运往口内的咽喉,便决定苏军驻扎哈密。

苏联向新疆派出的是苏联红军“俄罗斯骑兵第八团”。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红八团”。

1938年春天,“红八团”经伊宁到达迪化(乌鲁木齐)。盛世才派官员陪同苏军到达哈密。盛世才密令沿途军警不得盘查。并予以大力支持。而苏军本身也十分注意保密,夜行昼宿,不打任何旗号和标志,也不扰民。

“红八团”进驻哈密,完全是盛世才与苏联方面达成的协议,并未经南京国民政府同意。所以他们一到哈密后,一切以省军名义出现,对外统称“归化军骑兵第八团” 军队都换上了新疆省军服装,不佩戴苏军帽徽、肩章和领章。为的是避免外界怀疑和引起不必要的外交纠纷,也为了瞒过南京政府。实际上,南京政府对此并非不知,而是默认了。

“红八团”名为骑兵团,实际上是一个有多钟配备的加强团。团长乌申科为少将军衔。这个团装备精良,机械化程度很高。除了骑兵、步兵、工兵、通讯兵以外,还配备了军用飞机,一个炮兵营,一个坦克连,拥有供全团使用的军用汽车、摩托车等。同时附带有锻、车、电工、修配等车间,还有锅炉、电锯、气锤等设备。全团正规兵员3000人,加上配属工厂的工人、技术人员、行政人员及家属,总计人数超过5000人。士兵中乌兹别克族和塔吉克族较多。

因为“红八团”是为了支援中国的抗日战争,所以哈密各族人民都很欢迎他们。经过乌申科团长与哈密县当局的协商,决定在哈密城东南的泉水地划出一片地方,让“红八团”建军营。在土地征用,建筑材料、财力、劳力、采伐林木等方面,都给予了大力支持。

1938年底,“红八团”军营建成。这就是哈密人一直喊了 多年的“大营房”。大营房规模很大,当时占地430亩。办公室、大礼堂、官兵宿舍、医务室、工厂厂房、停车场、兵器库、练兵场一应俱全。设施非常完备。它的建筑格局全是俄式风格。墙体宽厚结实,房间高大宽敞,上有屋脊天棚、天花板,下面是悬空地板,几个房间中间有圆形铁皮壁炉,全为土木结构,冬暖夏凉。从1938年建成,到八、九十年代拆迁时,许多房屋还完好无损,足见当时建筑很讲质量。“红八团”军营建筑费用均由新疆督办公署实报实销。

“红八团”当时的主要任务是守备哈密。其防区东至星星峡,西到七角井,北到巴里坤、伊吾,南控罗布泊一带。“红八团”配有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他们除了守备信息任务外,还勘测地形,绘制地图和进行军事演练。

当时关内抗日战争如火如荼。苏联援华的军用物资都经哈密运往抗日前线。苏联援华的飞机,也在哈密机场组装,然后飞往关内。所以当时大营房有许多苏联专家和军事人员。

最早的哈密飞机场于1937年建于现在的广播电视局东侧的跑马场。“红八团”驻哈后,哈密机场于1939年由苏联帮助建到陶家宫新庄子以北。同时开通了哈密至阿拉木图,哈密至重庆的航线。当时的哈密,已成为抗日大后方的一个重要空军基地。至1940年,经由哈密空军基地和新疆航空线运往抗日前线的战斗机1135架、轰炸机100架。经由哈密陆路交通线运往前线的大炮约4000门,汽车2050辆,机关枪14025挺,枪弹1640万发,炮弹、炸弹约200万发。

哈密作为抗日前方与后方的中转站,在当时发挥了巨大作用。不仅运送了2000多苏联军事顾问和志愿空军到中国抗日前线。还为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及苏联的联系提供了方便。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人周恩来、王稼祥、陈云、滕代远、任弼时、陈潭秋等都是经由哈密空军基地和新疆航线来往于延安与莫斯科之间。驻扎在哈密大营房的“红八团”对保证国际交通线的畅通、为支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为维护新疆的安定,作出的贡献功不可没。

1941年,德国希特勒大举进攻苏联,苏联集中精力抗击德军,无力支援中国抗日战争所需物资。盛世才见势转而投靠国民党,打出了反共反苏的旗帜。一方面开始大肆杀害来疆的共产党人,一方面要求“红八团”从哈密撤回苏联、苏联表示同意撤回。

19426月起,“红八团”开始从哈密大营房撤兵。步兵、骑兵经由巴里坤的红柳峡、从蒙古回国。机械化部队、工程技术人员、飞行队人员从乌鲁木齐、经伊宁从霍尔果斯口岸回苏联。全部人员和设施至1944年春才撤完。苏联红军“红八团”在哈密大营房生活了6年多时间。

“红八团”撤离大营房后,其军营房舍、包括哈密空军设施,全由国民党军接受(也有是国民党政府花美元买下这些设施之说)。

19439月,国民党第十八混成旅进驻哈密,其军营也设在大营房。

1947年,国民党中央进一步加强了新疆的兵力部署。7月,国民党军队将胡宗南的第78178旅调进哈密驻大营房。同时挂出“东疆守备司令部”的牌子。大营房在东疆的军事地位进一步提升。

1949826日,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即“一野”)经过浴血奋战,攻克国民党苦心经营多年的西北军事重镇兰州。国民党在西北的败局已定。同年9月下旬,一野一兵团二、六两军抵达河西走廊古城酒泉。面对解放军强大攻势,新疆已呈“兵临城下”之颓势。

国民党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新疆省政府主席包尔汉深明大义,顾全大局,顺应历史潮流,在新疆各族人民面临战乱与和平两大抉择的关键时刻,毅然于92526两日,发布通电宣布和平起义。新疆及哈密各族人民翘首企盼人民军队早日进疆、早日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但是,一个新政权的建立,如同一个婴儿诞生,他的母腹必定有阵痛。政权的更替,尽管是以和平的方式,但要“清理”旧建筑的“基础”还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9·25”宣告新疆和平解放,远在酒泉的解放军尚未及进疆,对新疆及哈密军务鞭长莫及;而在乌鲁木齐的陶峙岳、包尔汉也是危机四伏,需他们全力应付,对全疆许多变故也无暇顾及。所以新疆各地有极少数坚持反动立场的顽固分子伺机作乱。便是一小撮国民党反动军人集贪婪、愚昧、残暴为一体的最后的“惊世之作”。

兰州解放前夕,国民党甘肃省省长郭寄峤决定将兰州、酒泉银行的一批黄金运往尚未解放的新疆省会迪化(即乌鲁木齐),并指令兰州中央银行行长张光亚、酒泉中央银行行长赵光祖率部亲自押送西进。9月下旬,黄金车队抵达国民党军178旅驻地哈密大营房。

这次押运活动本来十分保密。但在大营房时,被开车司机酒后无意将事泄露。178旅中少数不法分子便密谋抢劫这批黄金。(因当时国民党军队已三月未发饷银)刚提升为师长的178旅旅长莫我若,深知事态严重,忙将情况电告远在迪化的陶峙岳,陶峙岳命令速将黄金押运至哈密中央银行封存。

927日,押运黄金全部由大营房运往位于哈密城内的中央银行点数入库封存。928日,驻扎在大营房的178旅少数军人不听旅长莫我若和533团团长陈公辅的调遣,持枪率众蜂拥入城,破门砸库炸箱,共计抢劫黄金16900两、黄金制品折合约3000两、银元宝、银币、银制品折合约10000两,还有大批纸币、百货、布匹、绸缎、呢绒、衣物、药材等。

928日起,抢掠活动彻夜未停,从中央银行蔓延到市区。哈密城镇各族人民深受其害。烈火数日不息、烧毁店铺、民房200余间,被洗劫群众1000余人,并有4人暴尸街头。

1949101日全国人民沉浸在新中国成立的欢乐之中时,哈密各族人民却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呻吟……

为了稳定哈密局势,解救受难的哈密各族人民,也为了使一部分国民党官兵悬崖勒马,迷途知返,陶峙岳将军曾亲临大营房,向178旅官兵晓之利害,指明前途,宣传共产党的政策。但是,178旅中仍有少数反动分子执迷不悟,继续寻衅滋事,又与111920两日,连续在大营房密谋叛乱。

1120日,二军13团、炮兵团、14团加强营重兵包围大营房。1121日下午,驻大营房叛军在人民军队的强大攻势下缴械投降,旋即离开大营房,调迪化接受整编。

(二)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194911月底至12月初,解放军一兵团616师进驻哈密大营房。

此后的55年中,大营房作为616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五师

红星总场、农五师哈管处、兵团后勤部哈管处、兵团哈密农场管理局及农十三师机关所在地,又经历了一次次的变化。兵团事业在哈密所走过的每一步所取得的每一个成绩,无不与大营房密切相关。剿灭乌斯满叛匪的战前动员令从这儿下达;参加支援地方民主建政的干部从这儿出征;哈密农垦事业的发展蓝图在这儿描绘。大营房、您是哈密兵团人心目中的一颗红星,也是 哈密兵团事业的一个象征。

50多年来,这里留下过党和国家及军队领导人朱德、叶剑英、肖华、肖克、罗干以及当时水利部部长傅作义、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玉等名人的足迹,也体现了党和政府,全国人民对哈密农垦人的关怀和厚爱。

在农五师西迁博乐一年后的1964年,一座三层砖混结构办公大楼,在大营房中间拔地而起。它是当时哈密仅有的三幢大楼之一。另两幢为哈密专署大楼和哈密邮电大楼。这两幢大楼命运不佳,同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武斗中被炸踏。目前竖立在大营房中部的,人们称其为“老办公楼”的这座砖混建筑是哈密60年代以来所幸存的唯一一座大楼。与今日农十三师新办公楼相比,与周围鳞次栉比,风格迥异的住宅楼群相比,与大营房垂柳抚面、花溢暗香的优美环境相比,真是相形见拙。它犹如一位饱经沧桑的退休老人,显得暗淡、冷落与寂寞。真有“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之感。但是,今天是沿着昨天的足迹走过来的。也是哈密农垦事业的一座里程碑。

十年动乱,大营房非但不是“世外桃源”而且是哈密许多重大“文”“武”事件的策源地和重灾区。红卫兵、造反派由串联、夺权、进而发展到荷枪实弹的武斗。一派造反者占据了办公大楼,另一派造反者与之对峙,两派架起高音喇叭,声嘶力竭地互相谩骂,攻击。整个大营房弥漫着“火药味儿”。于是也就有了后来人们谈论许久的所谓“楼上派”“楼下派”之说……

1975420日,中央将兵团解体。524日,兵团哈管处所属农牧团场由哈密地区农垦局管辖。从此大营房便“赋闲”多年。1978510日,哈密县委和县革委迁大营房办公。哈密县委,县革委(政府)在大营房办公期间,修了一些住宅平房及两幢两层楼房(即现在设计院和新闻中心办公楼)。19845月,哈密市县合并,哈密县机关迁回市区。只有一些家属住在此处。

(三)

当中国进入改革开放,全面发展的新时代,古老的大营房也迎来了春风拂柳、心蕾绽放、锦上添花的好时光。

198261日,新疆自治区党委主持召开了隆重庆祝恢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大会,兵团事业创始人王震出席了大会。至此,解体7年的兵团又得以恢复。恢复后的兵团党委决定把哈密农牧团场组建为哈密农场管理局(副师级)。除了原来的红星一、二、三、四个农场和红星一、二两个牧场外,根据自治区党委的指示,又将原属于哈密地区的火箭农场(地区农场),哈密县的黄田农场,柳树泉农场,巴里坤县的红山农场,伊吾县的淖毛湖农场,一并划归兵团哈密农场管理局。此举使哈密农垦事业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它预示着哈密农垦事业将步入一个更高更广的发展平台。哈密农垦人将在这个平台上,谱写最美好的乐章,描绘更壮丽的图画。

哈管局成立伊始,还在哈密市自由路11号(老城)办公。但兵团人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一丝对大营房割舍不开的眷恋之情。局领导也在为重回大营房而奔忙。1986826日,一份有兵团哈管局副局长李新野和哈密市市长贺加·沙力分别代表兵团哈管局和哈密市签署的《关于大营房驻地与兵团哈管局老城驻地相互交换协议书》,经哈密市公证处公证后生效。它标志着哈密农垦人重回大营房指日可待。

此前此后,哈管局搬迁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局机关各部门与哈密市相对应的部门的交接事宜、大营房办公楼及部分房舍的修缮工作、也陆续开始。

从这年的9月开始,兵团哈密农场管理局机关,有哈密市老城迁回大营房。这是兵团人自1975年兵团撤销离开大营房11年后又“重回故里”。此举使这个历经沧桑的古老军营又焕发青春,揭开新的一页,它将随着哈密农垦事业的发展而发展。

当时局机关迁回大营房的景象令人心中很不是滋味:因为长期没有对大营房实行有效管理、当年“红八团”修建的营房已年久失修,残破不堪;由于这里破旧房舍多,许多身份不明的人员、都可以在这里找房栖身、为了生计,他们可到处挖坑养猪,搭棚喂鸡、垃圾、粪便随处倾倒。这里成了脏乱差的集中点和藏污纳垢的大本营。当时的哈管局党委第一书记兼局长张之柱,把大营房的脏乱差概括为三多:破房子多、尘土多、土坑多。

哈管局机关迁回大营房,把它当做自己的家,开始统一规划、全面改造、逐年建设。

1994年,也就是那座老办公楼的“而立之年”,哈管局在其西侧,一座面积5400平方米、高五层的办公大楼拔地而起。与此同时,一批住宅楼也陆续建起。

特别是农13师组建以来,大营房的建设进入了一个全范围、高标准、多侧面的发展阶段。

一个城区的建设、道路建设是先驱,是框架。道路规划好、建设好了,其它的建设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地有了“眉目”。师领导首先抓了大营房内外的道路建设。在修好通往青年北路和益寿路的北部大道之后,于2002年又借哈密融合发展的东风,与地方、铁路联手、一鼓作气打通了大营房通往哈密市区的兰新铁路涵道。一条长1600米宽50米的水泥路结构的育英路,于200210月修通、兵团领导买买提明·阿不都热依木和哈密地区领导白志杰、库热西·买合苏提、农十三师领导吴慧泉、孔星隆等以及哈铁分局领导宋德玺等,都参加了育英路的通车典礼。育英路的通车,使大营房和哈密市区的距离“靠”的更近了。

在大营房内部,一条条平直、宽敞的水泥大道四通八达,两旁的人行道多姿多彩、干净整洁。

绿色是人类的健康之友,人的生存需要绿色世界。走进大营房,就走进了绿色世界。原来的大营房虽然也绿树葱茏,但除了老态龙钟的大榆树和直刺苍穹的钻天杨,别无他绿。绿的单调,绿的枯燥。因为地上没有花草陪衬与覆盖,就少了许多韵味,而且每当刮风,整个大营房灰尘漫天,纸片飞扬。这几年大营房种上了垂柳、白蜡等富有情趣的风景树,特别是处处空地都栽上了花,种上了草。处处绿草如茵,红花似锦。清晨傍晚,千百个小喷头喷珠溅玉。整个大营房即以绿色为主宰,又异彩纷呈。行人漫步其间,心情格外愉快爽朗。

为了人们的休憩与健身,在大营房各处都置放了休闲坐凳和健身器材,装上了五光十色的彩灯,每当红日西下,华灯初上的时刻,整个大营房又灯光闪烁,树影婆娑。20048月,大营房又装上了音乐喷泉,这成了大营房又一道亮丽的景观。据我所知,在整个哈密,这可能是第二个有音乐喷泉的居民区,(前为石油基地娱乐广场音乐喷泉)。

如今的大营房,是哈密各大居民区中,绿色最多、环境最美、人居条件最佳的居民区之一。从外国人的军营演变为中国兵团人的乐园,67年的时间跨越和沧海桑田的转换,春风秋雨,朝晕夕阳,星换斗移,权势更叠,都浓缩在这块土地上,它昭示给人的很多、很多……

当然,世间一切事物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今天的大营房很美,这是不可言喻的,但它也有不尽人意之处或缺憾:由于哈密城区今后将不再向东南方向发展,大营房就成了哈密城市的“边区”,位置显“偏”;这里人口还少,人们的消费不旺,形不成繁华的市场;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集农13师政治、文化为一体的中心、尚缺一个标志性建筑。将来的文化活动中心的建成,可否添补这一缺憾。当然,如果再有一个新颖别致的雕塑,那就锦上添花了。

                             原载《哈密开发报》1144期  作者  徐加刚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