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十三师政务网门户网站

wap|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首页>> 红星往事>> 正文
忆“向文化大进军”
来源:兵团第十三师   作者:史志办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12-04 15:22:33
     

 

20世纪50年代军垦战士在劳动间隙组织学习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新疆刚刚和平解放,王震将军率领的第一兵团十万大军和新疆和平起义的十万大军,在执行剿匪平叛、生产建设、建立地方政权任务的同时,开展了一场全军全力投入的“向文化大进军”,取得了巨大成绩。

我军部队成员,绝大部分来自农民。这些在旧社会三座大山重压下衣食无着不得温饱的庄稼汉成了革命战士之后,在党的领导和教育下,翻身做主人的觉悟提高了,用他们的勇敢、拼搏、智慧和才能,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推翻了蒋家王朝,夺得了革命胜利和人民解放。新中国成立后,‘睁眼瞎‘成了他们的最大困惑,学习文化是全军指战员做新中国主人翁的迫切需求。

一九五O年八月一日,毛主席签署中央军委《关于在军队中实施文化教育的指示》。新疆部队立即行动,集中力量,集中时间,精心组织,逐步提高地发动了在全军范围内声势浩大的学习文化活动。

一九五O年至一九五五年,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军十六师四十六团、四十七团做宣传和文化教员工作,亲历了那场“向文化大进军”。

一九五O年的“向文化大进军”是以扫除文盲为目的,从互帮互教起步的。一没有教材,二没有组织成人学习文化的经历,各级党组织和干部都是平地起灶,边干边摸索边总结边提高。动员后,党员、干部、团员都决心要当战斗尖兵,全体指战员都要用冲锋陷阵,刺刀见红的劲头攻克“阵地”,多抓“俘虏”。各连队设立了文化教员,把全连指战员按每个人识字的多少,编成十人左右的互助小组,人与人结成对子,“任务到人,包教包学”。文化教员把每天要认的五到十个字写在纸片上,发给学员,并领读认字;接下来小组活动,做到“四会”:会认、会读、会写、牢记。教的字都是指战员们熟知的事物,从“工人、农民、解放军”,“毛主席、共产党、兵团、军、师…”,“桌、椅、门、窗”,“枪、弹、刺刀”到《东方红》、《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可以说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一时间,宿舍、操场、驻地、劳动间隙、行军途中都能听到诵读的声音;门窗、枪弹、碗勺……处处都贴着写有它们名字的字块;人人口袋里都装着活字牌。学习中,同志们发扬了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用“攻碉堡”、“抓俘虏”、“围攻顽固派”、“攻占文化山”等各种形式认生字,攻难认的字。每天每周公布每个人“抓俘虏”的战绩。很多同志早晨提前起床,默认生字,有些同志熄灯号后还在肚皮上划着生字,大家学习热情无比高涨。日积月累,有人一月识百字,有人三个月识五百字。全国战斗英雄、六军特级工作模范、四十六团侦通连连长王耀群,这时已年过四十,他组织全连学习,自己带头认字,三个月夺取了认字一千五百的战果,在全团“向文化大进军”总结动员大会上,获得“学习模范”称号,受到奖励和赞扬。

有句在全国流传极广的话: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是“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还是这些在解放初期摘掉文盲帽子的一代人,识字使他们焕发青春,受益终身,增添了建功立业的本钱,并且把文化信息传递给了子孙。摘掉文盲帽子,我的一些战友们都有象“插上了翅膀”的感受。一九五三年春,当我调离四十六团时,我去了一趟五连,这里的几位一九四九年在酒泉请我替他们写家信的战友,兴奋地拿出他们的日记给我看,有些段落确实很精彩,还不时出现字斟词酌的句子。一九四九年冬,我在下到这个连时,听赵指导员做冬季整风总结。他讲了一个多小时,讲的观点鲜明,重点突出,举的例子也很生动,有骨头有肉。我边听边记在本子上,想把它带回机关向首长汇报;怕有遗漏,要看看他的提纲;他喃喃地说:“我哪有提纲啊,怎么想就怎么说呗!”在我的再三央求下,他伸出了巴掌,他的手掌上用钢笔划着密密麻麻各式各样的“符号”,标着1234…,不好意思地说:“我就是看着这个说的!”一九五三年初,他随部队调到了骑兵二团。当一九五五年我在乌鲁木齐市和他邂逅时,他已在团机关工作,他说,得经常熬夜写材料。说起他那份“巴掌提纲”,我俩都会心地笑了。

部队一九五二年掀起了“向文化大进军”的又一个高潮。这时,西南军区某部文化教员祁建华创造的《速成识字法》介绍到了新疆;十六师组织二百多名文化教员集中培训,在全师推广。每个连队都有三至五人的文教班,还有俱乐部主任,图书员,各班还有文化班长。我所在的四十六团三连,文化教员、俱乐部主任、图书员共七人,我是文教班长。这时剿匪平叛已告一段落,部队的主要任务是生产和学文化,尝到了一九五O年扫盲的甜头,又要在建设中冲锋陷阵的同志们,人人摩拳擦掌,决心攻克文化山。

《速成识字法》有套完整的教学方法,先教会注音字母、声母、韵母和拼音方法;用注音符号作拐棍,拿着拐棍认生字;利用汉字多字同音的特点,念一个拼音,象滚雪球一样能认识数个至数十个同音字;再从形、义区分这些字,再用这些字组成的词组认识更多的字,识字的速度大大加快了。很多同志由每天认十几个字到认三十、四十个字。在突击识字的一个月里,很多文盲半文盲能认识一千个字,巩固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为了加快识字速度,巩固识字成绩,扩大识字成果,同志们创造了很多学习方法,如用“三勤三多”(即勤看、勤问、勤写和多背、多练、多用),加深记忆。还创造了“生字排队”、“生字开花”、“生字接龙”等方法,写出一个字,拉出一大串。还用拼音麻将、生字扑克、活字搬家等趣味游戏巩固和测试认字成绩。到一九五二年底,四十七团识二千字以上的有一千四百八十九人,还有占扫盲总人数百分之八的一百二十二人在继续扫盲。

接着,文化教员领着认会两千字到两千五百字的同志组句子、写短文,从“我写我”到“向外转”,即从写自己、写日记到写稿件、写家信,巩固并扩充了掌握的字词。

活跃的俱乐部工作这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在常年开展的兵写兵、兵说兵、兵演兵、兵唱兵、(还有兵舞兵)的“五兵活动”中发表了大量的刚刚脱盲的指战员的作品。十六师政治部撷其优秀者于一九五一年刊出了铅印本的《红星战士诗歌集》,还有几个团场陆续出版了油印本的《红星战士诗歌选》。四十七团二连在一年中,开文娱晚会三十一场,演出节目六百多个,出墙报三十六期、黑板报二百期、专刊十一期、快报九期,共刊出稿件一千二百多篇。

这些刚刚摘掉文盲帽子、尝试掌握文化武器的指战员们,有了一试身手的地方,有了发表作品的阵地,那股喜悦劲,那股兴奋劲是前所未有的,这是人们过去想都没有想过的事啊!这又进一步激发起他们学习文化的兴趣和热情。记得四十六团有位同志写的一首顺口溜是这样的:“文化大进军,人人赛着跑;祖传文盲帽,党给摘掉了。老虎添双翼,展翅冲九霄;建设新新疆,咱要立功劳”。

向文化大进军”,使我军在长期革命斗争中锻炼出来的指战员们,短时间内打下了初步的文化基础,给以后的提高深造扫除了障碍,为这些人担负更重要的职责,为给新中国建设做出更大贡献创造了条件。

向文化大进军的巨大成绩是党组织和多级领导干部的正确领导和精心组织的成果;是广大指战员刻苦学习和不懈努力的成果;也是一支热情高涨、勤恳努力的文化教员队伍辛勤工作的成果。

从一九四九年到建国初期,一批又一批从陕西、甘肃、福建、湖南、河南、山东入伍的知识青年来到部队,还有起义部队中的一些年轻官兵,他们有革命热情,有文化知识,想发挥才能,想多做贡献。“向文化大进军”给他们提供了发挥才智大显身手的平台;他们也深切地感受到了人民军队对文化的尊重,对知识青年的重用。有一位福建籍文教曾给我说,他第一次站在讲堂上,当值星排长整理好队伍,喊了声“立正”,向他敬礼,并说出:“教员同志,全连集合完毕,请指示”时,他热血沸腾,心跳加速,一时哽咽了;当他看到站在队列排头的指导员向他微笑着点头时,他才想起按照《条令》这时要说:“请稍息。”当这些热血青年怀着革命的激情,又感受到指战员们识字的饥渴,学文化劲头的炽热时,怎能不全心全意日夜操劳全力以赴地工作,贡献出他们的满腔热忱和聪明才智。他们也在“向文化大进军”中学会了做人的工作,经受了锻炼和考验,不少同志在这期间立了功、入了团、入了党。

向文化大进军,功在当代,利在事业,在古今中外是史无前例的。

       作者:孙慎,共产党员,高级政工师,十三师机关离休干部。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