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十三师政务网门户网站

wap|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红星往事>> 正文
大营房的记忆
来源:兵团第十三师   作者:史志办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8-03-07 11:13:10
    

师部大营房红星广场


高高的白杨、清清的泉

哈密市区东郊有一片营区,人们称其为“大营房”。20世纪50年代,我从八一农学院毕业,分到了农五师葡萄场当技术员,从此走进了大营房。

进入大营房,映入眼帘的是郁郁葱葱的各色灌木间那高高的白杨。哈密春天的风特别多,刮起来飞沙走石,天空一片暗,白杨顽强地在狂风中屹立,阻挡着从荒漠飞来的砂石,保护着大营房只闻风声响,不见沙石扬。夏天这些茂盛的杨树撑开臂膀,哪怕天气再热,午睡时都能享受它们给营区留下的一片阴凉。听老兵说,这些杨树是抗日时驻扎在此地的苏联红军栽种,还听说如果从高空俯瞰,大营房布局就像一颗五角星。

大营房周边一道土墙环绕,将营区与附近的村庄隔开。东边一道门叫大东门,径直通向陶家宫,西边的门有土路通向市区。北面是一条水沟,沟坡上有许多泉眼,涌着清凉的泉水,汇集成一条小溪,流进哈密城的东河坝。泉水滋养着沟坡的榆柳,蝌蚪和小鲫鱼在水草中穿梭。夏日午休时,我时常蹲在溪边的树荫下,欣赏着小鱼和蝌蚪在水中的欢快自由,静静的享受这里的荫凉。绿色的大营房,镶嵌在东天山下的荒漠之中,犹如一粒小小的明珠。

大礼堂、练兵场、群英楼

营区中心是办公室和大礼堂,50年代农五师红星秦腔剧团常在大礼堂演出。高亢优美的唱腔,才子佳人的悲欢离合,让我这来自南国的小姑娘也慢慢喜欢上了她。60年代,大礼堂里常举办舞会,每逢周末,人们都涌进礼堂里去享受一下难得的快乐。

大礼堂东边有一片空地,据说是昔日的练兵场。部队转入屯垦之后,练兵场就显得有些落寞,往日热闹的训练场面一去不回,练兵设施也日渐破损。

练兵场南面有一幢极为普通的土坯平房,但老兵们却称它为“群英楼”。这是当年十六师四十八团为剿匪、修渠、开荒的英模庆功而修建的一幢两层小楼,后来因土坯墙体开裂只好楼拆改成平房,但人们还是习惯地称它“群英楼”。

大营房之厄运

1960年,农五师在昔日练兵场上,盖起一幢砖混结构的三层办公楼。师机关搬进去没多久,大营房就闹起了“文革”,厄运开始了。

昔日比邻而居的人们分裂成两派,一开始还只是在楼里辩论,后来一派占据大楼,称为“楼上派”,没有进楼的称“楼下派”。两派互贴大字报,揪斗各自要打倒的“当权派”,从辩论逐渐变成你推我搡,拳脚相交斗殴打架,再后来武斗升级,枪炮上阵,从大营房打进市区,打到农场。混乱中,没人顾及维护营区的树木和建筑,白杨树渴得秃了顶,道路炸得坑坑洼洼,房屋震得摇摇欲坠。昔日“群英楼”变成停放武斗中死者遗体的灵堂,大营房颓败了。后来兵团建制被撤销,屯垦人了离开了大营房。

葡萄园艺场

屯垦之初,兵团创始人王震将军提出,要在哈密发展葡萄,建立一个世界级的“欧亚葡萄园”。我从八一农学院毕业来到农五师,就分配到葡萄园艺场。葡萄场建在现在的“桃园新村”和泉水沟以北的一片土地上。当时的葡萄场并没有种葡萄,只种了近百亩的蔬菜,还有一个规模不大的养猪场,都用来解决机关人员和家属吃菜吃肉问题。我这个分配来种葡萄的技术员,也只能跟随连队老兵到离营区几公里远的戈壁荒漠去修水渠,为以后种葡萄开垦荒地。

1958年“大跃进”时,当时的红星总场号召垦区广大团员,青年捐款捐物,并从各农场挑选近百名优秀青年扩建葡萄场,同时将葡萄场更名为“青年农场”。

新组建的青年农场还是没种葡萄,当时国家正处在困难时期,实行“以粮为纲”,可新开垦的荒漠地十分贫瘠,种植的小麦和高粱产量极低,使农场陷入困境,没钱发展生产,没钱发放工资,职工连买面粉的钱都没有,只能到司务长那里借面粉做饭。农场生产停滞,把种植葡萄搁置一边,“欧亚葡萄园”成了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1980年,改革开发的春风吹拂哈密大地,兵团引进世界银行贷款,发展农业综合项目。当时哈密农场管理局承担葡萄基地建设子项目,开发15000亩的葡萄基地,终于有了名副其实的葡萄园艺场。

今日大营房

清晨拉开窗帘,眼前一片青葱,楼下是茵茵草地,到处挤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有婀娜摇曳的垂柳,有冠如巨伞的大叶榆,还有一丛又一丛的丁香和榆叶梅,都在春光明媚的季节竞相开放。掠过眼前盈盈青绿,远方旭日从天山之巅升起,天山群峰青黛,镶了一线金色光环,犹如少女裙裾在蓝天下飘荡。一片云轻柔飘来,呈现出红、黄、橙色朝霞,悬浮在蔚蓝高空,迎接爬上山尖光芒四射的一轮朝阳。

冷冬季节,楼下的绿色渐已枯黄,远处的天山披盖了白雪,在冬阳下闪烁着银白的光泽。当太阳西下,美丽的晚霞更把冬日天山涂抹成金碧辉煌的空中宫殿。

我喜欢在大营房的树下晨练,温柔的阳光透过绿色的树叶撒播在身上,鸟儿在树梢争相唱着吱吱喳喳的歌,远处声声“布谷”高亢嘹亮。我沉浸在小鸟的歌声中,把太极拳练得更加柔韧,须臾间一对小鸟飞落,悠闲的觅食嬉戏逗乐,这是一对情侣吧,看它们多么快乐!

夜幕降临,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散步在广场上,看人们踏着音乐节拍扭动身躯,欢快的跳起健身舞,看女童在秋千上飞荡,欢乐的笑声在飘荡,看轻推着轮椅的老人,与轮椅上的老伴相濡以沫,时而停下脚步欣赏怒放的鲜花,时而窃窃私语,在温馨和谐的氛围中,身心得以放松。大营房越来越美丽,这里的人们过着和谐美好的生活。

这就是如今的大营房,这就是几十年前只模模糊糊存在于军垦人的脑海中,但如今已梦想成真,变得比人们想象的还要好、并且越来越好的大营房。 (作者:黄琼德   文章摘自《难忘军垦岁月》)


  分享到:0